□陳柏言
  南非著名殘疾人運動員、“刀鋒戰士”奧斯卡·皮斯托瑞斯涉嫌槍殺女友案自今年3月開審以來經過馬拉松式的審判終於在9月11日及12日由主審法官馬西帕作出初步裁決,法庭認定皮斯托瑞斯蓄意謀殺罪名不成立,但“應受懲罰殺人罪”成立。這一罪名在南非屬於過失殺人罪,而主審法官對過失殺人罪量刑時的自由裁量度較大,雖然犯有過失殺人罪最高可判15年有期徒刑,但據一些南非法律專家估計,皮斯托瑞斯最終獲刑五年的可能性更大。南非國家檢察署表示,在10月13日正式量刑結果出爐後,將決定檢方是否上訴。
  蓄意謀殺罪名不成立
  由於被告“刀鋒戰士”本身的知名度、馬拉松式的庭審以及案情的撲朔迷離,本案的影響力和受關註度早已超越南非一國範圍,成為國際社會及全球媒體聚焦的大案。甚至有媒體將其比喻為“南非的辛普森案”。在皮斯托瑞斯“逃脫”蓄意謀殺罪名後,更多的人將其與發生在美國的辛普森案作出類比。
  然而,不論外界對本案的案情如何猜測,主審法官馬西帕仍然在南非北豪登省最高法院鄭重宣佈:“本法庭一致裁定,被告謀殺罪名不成立,但應受懲罰殺人罪名成立。”
  南非在1969年頒佈《第34號陪審團廢除法案》,廢除了陪審團制度。因此,皮斯托瑞斯涉嫌槍殺女友案沒有陪審團,僅由法官審判。在本案中,除了主審女法官馬西帕外,還有兩位陪審法官。馬西帕在裁決後表示,她與兩位陪審法官就此案觀點一致,最終作出了上述裁決。
  馬西帕認為,通過長時間的審理,並沒有發現“足夠的環境證據”證明這是一起謀殺案,被告皮斯托瑞斯在法庭上所陳述的“事件版本”也有其合理性。她認為,皮斯托瑞斯在案發當天的表現與一個事先計劃好要實施謀殺的罪犯的行事邏輯並不相符。
  馬西帕還指出,更重要的是,“不能否認被告在當時是秉持著有闖入者的真實想法”。因此,不應判決其蓄意謀殺,但是,被告在明知衛生間有人的情況下開槍,存在過失之處,因此仍犯有過失殺人罪。
  除此之外,馬西帕法官還判決皮斯托瑞斯在公共場合開槍和非法持有槍支的罪名不成立,但其2013年在約翰內斯堡某餐廳開槍的罪名成立。
  主控官奈爾備感失望
  在馬西帕法官作出裁決時,位於北豪登省最高法院的法庭現場座無虛席,被告皮斯托瑞斯的親屬及受害者、皮斯托瑞斯女友斯滕坎普的親屬均在場。蓄意殺人罪名不成立在令皮斯托瑞斯本人及其親屬“情緒激動”的同時,也令斯滕坎普的親屬呈現出另一種截然不同的情緒。2013年2月14日“情人節”期間,皮斯托瑞斯槍殺了女友斯滕坎普。警方、檢方及斯滕坎普的親屬均認為,這是一起蓄意謀殺,但皮斯托瑞斯稱這是誤殺,他把女友誤認為了入室竊賊。
  除了斯滕坎普的親屬外,蓄意謀殺罪名不成立也令作為本案主控官的南非檢察官加里·奈爾備感失望。奈爾一直堅持認為,皮斯托瑞斯是蓄意謀殺了其女友斯滕坎普,並要求法庭對其從嚴判決。如果蓄意謀殺罪名成立,皮斯托瑞斯要面臨25年以上的鐵窗生活。
  在決定其命運的庭審當天,皮斯托瑞斯穿著深色西裝、白襯衫、黑色的領帶,眼睛直直地看著前方,雙手緊緊交握在身前。在整個庭審過程中,他很多時候都表情冷漠,至少看上去如此,只有在法官馬西帕宣判等少數的幾個瞬間,他流露出了較為激烈的情緒:哭泣甚至涕淚橫流。
  檢察署決定上訴與否
  皮斯托瑞斯涉嫌槍殺女友案最初預計的庭審時間只有三個星期,但是,最終卻拖延成了長達6個多月的馬拉松式審判。期間,由於數度對皮斯托瑞斯進行精神測試以決定其“精神及情緒是否穩定、是否能站在法庭上如常接受審判”,因此庭審多次被迫延期。雖然目前主審法官已駁回蓄意謀殺罪名,宣佈皮斯托瑞斯系過失殺人,然而正式的量刑結果仍然需要等到10月13日才能最終出爐。
  即便如此,也並不意味著該案會走向終結。因為在量刑結果公佈後,控辯雙方中任一方仍可提出上訴,據悉,南非國家檢察署(根據南非憲法第179部分第1款建立的國家檢察權力機關,成立於1998年8月。由國家總檢察長和3名國家副總檢察長領導)還將在量刑結果出爐後判定是否上訴。
  在回答記者與量刑相關的提問時,“打了一場勝仗”的皮斯托瑞斯首席辯護律師巴裡·魯克斯表示:“我認為,目前就對量刑結果作出預判過於草率。”
  巴裡·魯克斯隨後轉換話題指出:“我唯一可以肯定的一點是,在目前的情況下,沒有理由不允許延長皮斯托瑞斯的保釋期。”
  事實上,在宣判後,巴裡·魯克斯立即向法庭申請延長皮斯托瑞斯的保釋期,然而,就是否延長保釋期,檢察官加里·奈爾提出了強烈的反對意見,認為在皮斯托瑞斯被定罪後不應予以保釋。
  加里·奈爾強硬地表示:“這是一起非常嚴肅的案件,所需要的審理時間也很漫長。我認為,不延長皮斯托瑞斯的保釋期對保證司法的公正更有益。”
  為此,法庭不得不暫時休庭,使得馬西帕法官有時間慎重考慮控辯雙方的意見。最終,馬西帕法官同意延長皮斯托瑞斯的保釋期,直至10月13日正式量刑之前。據悉,在本案2013年2月14日案發後的十八個多月的時間中,皮斯托瑞斯大部分的時間都是保釋在外的狀態,住在其叔叔阿諾德·皮斯托瑞斯豪華的房屋內。
  有媒體分析指出,皮斯托瑞斯涉嫌槍殺女友案之所以影響巨大,也在於此案觸及了南非社會更深層面的問題。20年前,即1994年4月,南非就已經正式結束了種族隔離制度,然而近些年來,這個國家仍然備受種族、暴力、犯罪等諸多問題的困擾。皮斯托瑞斯在法庭上解釋其諸多行為時曾強調,他非常害怕會遭遇犯罪事件,所以才會有一些過激舉動,但是本案的主審法官馬西帕也對此提出了一絲質疑:儘管法庭判處皮斯托瑞斯的謀殺罪名不成立,但是“他所提及的對可能遭遇罪案的恐懼等諸多原因無法完全解釋他的行為”。
  (原標題:“刀鋒戰士”案:檢方是否上訴仍待定)
創作者介紹

不能說的秘密

tmvrqwxiaebq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